相关文章

合肥园林部门拖欠一公司7.6万履约保证金近两年未还

来源网址:http://www.hfcacw.com/

  合肥青峰园林绿化公司承包环城公园绿化项目缴纳7.6万元履约保证金,但工程结束两年后,合肥园林相关部门仍未归还,而且,这笔专项资金竟然下落不明。政府部门不讲诚信,怎么能在社会上做表率呢?

  保证金拖欠了快两年

  近日,合肥青峰园林绿化公司(后简称“青峰公司”)倪东红向12345政府服务直通车反映,其工程履约保证金遭到合肥园林部门的拖欠。

  2011年6月,青峰公司中标环城公园增植花卉项目三标段,总价76万,按规定交纳了履约保证金7.6万元,2011年6月汇入合肥市园林局指定账户。20天后,青峰公司如期完工,并通过验收,市园林局也将全部工程款支付到位。按约定,工程验收合格后最迟28天,市园林局应返还7.6万元的保证金。但随后近一年时间,倪东红每回去园林部门讨要该保证金,都被告知没钱。

  2012年底,倪东红被告知,当初公司承包的环城公园三标段已被划给包河区管理。此后,倪东红就在包河管理处和市园林局之间来回跑,但快两年了仍没拿到钱。

  记者调查

  市园林局:

  在合肥市林业和园林局,城镇绿化建设处的一位工作人员接待了记者一行。

  工作人员介绍,2012年10月,原合肥市环城公园管理处一分为三,分别划入庐阳、蜀山和包河三个区,包括人员、资金等。“因为对接工作一直没协调好,所以保证金没有人来具体负责处理。”

  “没有人处理,就办不了,新官不认旧账。”该工作人员说,局里对支付青峰公司保证金没有异议,他也曾多次催促相关部门支付,只是没落实。

  记者了解到,原环城公园管理处是市园林局的下属单位,合约上加盖的是合肥市园林局的印章;合同上签字的何海宁正是原市环城公园管理处的法人代表。

  “何海宁已经被调到其他部门,而在环城公园管理处调整之前,为了防止‘一支笔’的乱批现象,主管部门就已经冻结了管理处的资金账户。”王姓负责人表示,返还这笔保证金,现在找何海宁已经不管用了。

  “划到包河了,就要去找他们。”工作人员说,问题并不难解决,随后他当即给环城公园包河管理处的负责人赵路打电话,并承诺尽快解决。

  环城公园包河管理处:

  离开市园林局,记者跟着倪东红去了环城公园包河管理处。

  包河管理处负责人赵路拒绝了倪东红返还保证金的要求。“这不是我能解决的问题,我这是新成立的部门,钱是谁收的,你就去找谁。”赵路说,包河管理处并没有资金,也没有收取过保证金,虽然名义上划拨过来,但是如今的环城公园包河管理处仅仅是一个空壳。赵路说,这个问题还是要找市园林局来解决。

  包河区农林水务局:

  倪东红不死心,又来到跟此事有关的包河区农林水务局,该局林业与园林科表示此事正在协调中。“钱不是不给,我们要跟区里汇报,区里还要跟市里汇报。”科室工作人员介绍说,化解矛盾的渠道并不畅通,五个多月以来,很多历史遗留的问题悬而未决,其中最关键的就是资金问题。

  该工作人员说,虽然市园林局已经移交,但是移交的全部是不良债务,而资产却几乎为零。“划下来的全是债务,一分钱没有。你应该再找他们要钱,到现在我们只能认为这是历史遗留问题……”

  七万六千元

  留4个问号

  陪青峰公司的倪东红转了一圈,事情仍未有明确答复。搁笔之余,不禁产生4个问题:

  第一 原环城公园管理处为何不按照约定,在28日内返还青峰公司这笔保证金,使得问题一直拖了一年,直到整个管理机构结构调整,成为所谓的“历史遗留问题”?

  第二 机构调整后,以往机构所承担的各项职责、各项正在进行的工作,有没有做好衔接?有没有指派到调整后的相关部门?

  第三 作为主管部门的合肥市林业和园林局,在下属机构进行调整时,其交接的资金流向,有没有专门的监督和管理?作为主管部门能不能召集下属单位,积极协调解决,拿出最终解决意见?

  第四 正常情况下,履约保证金在财务上是专款专用,现在,这笔钱究竟去了哪里?谁又该为此负责?